【蘇蘭】子不語。

打完這篇,算是吐了一口氣。

看似輕鬆但其實有點沉重,我是想解釋『子不語怪力亂神』這典故...如果能感受到我想說的,那就太感謝了!

周复和蘭生自有一番解釋,但其實都是錯誤的...硬是跟不懂的人講他不知道的東西被誤會的話還不如點到為止。

無所謂爭辯這樣~文末有放“子不語”真正的解釋,其實也是想小小反抗一下市面上濫用文意的各種出版商=3=...

────────────────────────────────────

「子不語怪力亂神,連孔老夫子都這麼解釋,所以說是世上是沒有妖怪這種東西的!」

「胡說,是子不語,怪力,亂神!」怪是形容詞,力是名詞,亂是形容詞,神是名詞;怪力對亂神才對!他最近看了很多佛經並聽方太单禪才理解,自己之前錯的有多大。

「……」

「所以孔老夫子是知道鬼神存在的!只是因為學生聽不懂才變成子不語怪力亂神!」方蘭生據以力爭。

「隨便啦!根本就無所謂好不好!」吐了吐舌,周复其實覺得沒甚麼差,因為一開始是芳蘭生提到這個話題的,他才會跟著說了幾句。

「……」哪裡可以隨便阿……他家、他家現在可是住了一個鬼魂阿!

方蘭生不敢說出來,因為這個鬼魂只有他自己看的到……

「在下是百里屠蘇。」這是那鬼魂的自我介紹。

屠絕鬼氣,蘇醒人魂————很威風的一個名子,但似乎哪裡不對……屠蘇酒不是驅鬼的嗎?一個鬼取這樣的名子沒關係?

剛開始看到百里屠蘇的時候,方蘭生以為是自己眼瞎,但實際上好像不是那樣,方蘭生發現自己好像除了看的到外也可以觸摸的到那個鬼魂。

天啊!二姊,這真是太神奇了!

「你是不是有什麼心願未了啊?」難到是因為知道少爺他是修佛的,法力很厲害所以來找他幫忙。

「……」百里屠蘇沉默數秒後搖頭:「我不知道……」

「你都不知到了要少爺怎麼幫你呢?」嘟起嘴,方蘭生移動到百里屠蘇身邊,伸手戳了戳。

這真的是很微妙的觸感,他居然可以摸的到鬼魂欸!而且百里屠蘇是半透明的,戳他的時候總感覺好像能穿透,手感也很像在戳豆腐……

「……」百里屠蘇瞥一眼一旁戳他戳的不亦樂乎的青衣書生:「不需幫屠蘇也沒關係…」而且真要方蘭生幫忙的話,總有種會越幫越忙的感覺,鬼的第六感可是很準的!

「那怎麼行!你都特地來找我了。」

「……」

「安啦!我一定會幫你找出你的執念是什麼,好讓你安心投胎。」末了,還用力拍了百里屠蘇的肩,笑的一臉沒心沒肺。

「……」

經過如此,他才會來問周復,一個鬼會因為什麼樣的原因留下執念而不肯離去,但卻不之不覺之間跟他爭論起孔老先生,到底信不信鬼神之說……

所以百里屠蘇的直覺是準的,方蘭生的確在實質上幫不上多大的忙。

「蘭生。」這樣盲目的討論下去也是無果,百里屠蘇輕喚還在跟周復爭的臉紅脖子粗的方蘭生。

「木頭臉…你再等等……」

「……」

「方蘭生你是在叫誰木頭臉?」周复疑惑的詢問。

「唉?」他說出來了嗎?趕緊的擺手想辦法掩飾過去:「誰跟你木頭了,你聽錯了!」

「……」

「……」

「哼哼!少爺我大人大量不跟你爭,我要回去了。」轉身,留給周復一個自認為很帥的背影,一旁飄著的百里屠蘇只能一臉無奈的跟上。

一人一魂走啊走飄啊飄,沒什麼目的地,方蘭生瞇眼看了一下百里屠蘇,搔搔頭:「那個…少爺方才隨口叫了你木頭臉,你不要放在心上……」

「…無妨。」方才方蘭生這樣叫,反到讓百里屠蘇產生了一種很奇怪的熟悉感…不禁讓他懷疑自己的執念是否跟眼前這個小少爺有關。

只有方蘭生能看見他的存在……

「那、那我就叫你木頭臉好了,比百里什麼的好記多了!」人家說無妨,方小公子真的就這樣叫上,一點也不知道所謂客氣為何物。

「……」百里屠蘇在心中默默嘆口氣:「你高興就好。」

方蘭生高興的一擊掌:「那就這樣定了!對了,木頭臉我問你,你是真的完全沒任何比較有印象的地方或人事嗎?」

腳步停頓下來,想了想之後百里屠蘇只輸了一個字:「你。」

「啊?我……不會吧!」他跟他應該無冤無仇的,難道會是上輩子的事……

「木頭臉,聽了很熟悉。」

「……」啥鬼!?算了算了:「你就跟著我吧!少爺會想辦法幫你達成心願,好讓你安心去見佛祖的!」

「好。」百里屠蘇含首。

至此以後,方蘭生身邊永遠跟著一縷幽魂,直到離世。

 

 

 

「對不起啊!木頭臉,我都跟你一樣了還是沒幫你找到你的執念是什麼……」

「……不,我想我已經找到困住我的執念是什麼了。」

子不語怪力亂神……

孔子不說話了,惟恐用力分心擾亂了心神。

 

 

Fin.

※「子不語怪力亂神」並非孔子突然思緒混亂,講起無神論思想來了,而是描述孔子突然止語凝思的情形。

评论
热度(15)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