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范】醋意。

以前寫的東西....

太久沒動腦就會像現在這樣腦袋空空,然後什麼也沒有~~~

我還是先治療治療再說

下收↓

─────────────────────────────────────────────

范統自從硃砂吻了月退的臉頰後,就覺得自己變得怪怪的了……這種怪他自己也說不上來,總覺得心裡酸酸又悶悶的,不知是好還是壞,由於這種感覺並沒有駐留多久,也不影響自己平常的活動,他也就沒有多去留意,這樣過了也就算了。

 

    反觀到月退這邊來,那天突然的就被硃砂給吻了臉頰,重來沒有過這種經歷,月退一下子很驚慌,連忙靠向范統想向他求救,卻得到范統一臉……的表情,該怎麼形容呢?

 

跟自己一樣莫名其妙吧!總之在這之後,月退盡可能的遠離硃砂,但太過刻意又不太好意思,只好常以范統為藉口,拉著他到處跑,就這樣兩人單獨相處久了,也培養出一定的默契。

 

一切應該是這樣開始的……

 

    「月退,我問你,你是不是喜歡范統?」硃砂剛從學院回來,一屁股的坐回自己在下層的床,便開口說出這足以嚇死兩人的發言。

 

「噗…咳…咳…我說什麼?」范統剛把一口水喝下去馬上又吐了出來。

 

「小心一點……」無奈的看著范統,月退默默的走到他身邊幫他拍拍背。

 

「你…你…你怎麼會不那麼想呢?」好不容易順過去,范統連忙爬起來抗議雖然他用詞非常的奇怪。

 

「……我那麼想了啊!月退到底是不是,不然你怎麼那麼在意這傢伙?」硃砂哼了聲,不理會在一旁臉紅脖子粗的范統,眼神直勾勾的盯著站在范統身邊,身體僵直的月退,就好像老鷹盯上小雞一樣。

 

「喜歡啊!」沉默了許久,月退終於開了口,卻是一句更勁爆的發言。

 

「啊!!可惡……我就知道,范統你果然是我的情敵!」硃砂一聽到月退的話馬上跳了起來以右手食指指著一臉驚愕的范統,左手試圖抽出腰間的匕首,早知道,會變成現在這種情況,當初就該滅了他才對!

 

「等等…不是他說錯,他指的喜歡是指喜歡我,就是你想的那樣。」啊啊啊……真的是越解釋越糟糕,范統覺得自己簡直快瘋了。

 

「你是在跟我炫耀嗎?」硃砂說著挑起了一邊的眉毛。

 

「對。」

 

「很好。」

 

這下范統是欲哭無淚,有口說不清了。

 

「別這樣,硃砂…不要欺負范統。」噗了一口氣,月退看不下去兩人的胡鬧,終於開口。

 

「月退,你快告訴硃砂……說你喜歡我。」一聽到月退開口說話,范統拉過他的手臂,躲在他身後,試圖拿月退當肉盾抵擋硃砂的攻擊。

 

「你…你還一直跟我炫耀。」硃砂剁了跺腳「月退別擋在范統前面,快讓開,免得等一下不小心打到你……」

 

「別鬧了……」無奈的看了眼前的硃砂一眼,月退轉身把躲在身後的范統拉出來。

 

「月退…不要,我平常帶你不薄,你不可以眼睜睜的看著我被殺……」抓著月退的手臂不放,范統好不容易說出一句正常話,感動得快哭了……

 

「硃砂不會對你怎樣的。」

 

「騙人…他看起來就不會對我怎樣……」撇著嘴看向硃砂……滿度的腹徘。

 

「范統,你不要再抓著月退,給我向男人一點。」

 

「誰理你啊!」

 

「哼!」

 

看著爭吵不休的兩人,月退頓時覺得很無力,其實一開始硃砂在問自己喜不喜歡范統的時候自己也嚇了好大一跳,倒不是被硃砂的問句嚇到,而是被腦中升起的念頭嚇到……

 

怎麼會是喜歡?還是肯定的。明知道硃砂問的是什麼意思,自己怎麼又會那麼順口的就回答出來?難道說自己是真的喜歡范統?還是純粹只是拿來擋硃砂的藉口?這下月退蒙了……

 

「嗯~回神啊!!」硃砂拍了拍月退的肩,一臉擔憂的看著他。

 

「啊!」等到自己回過神,發現兩人的爭吵不知什麼時候停了。

 

「月退,你居然不會發呆?」范統也一臉不可思議。

 

「他一定是發現喜歡你是錯誤,後悔了。」

 

「最好不是。」

 

「……」

 

「總之,范統,我要向你挑戰,月退我看上了,不會讓給你的。」說完還刻意的看了月退一眼,然後氣呼呼的轉身離開寢室。

 

什麼跟什麼啊……真是莫名其妙……范統心想「月退,你剛說的是真的吧?」

 

「嗯…是真的…」月退點點頭。

 

「不對…不對,我要說的不是你喜不喜歡我…」再次從月退口中聽到喜歡這個答案,范統開始慌了。

 

「范統…我想,也許我是真的喜歡你…」盯著范統的臉,月退再次丟下一顆引彈……把范統炸得亂七八糟……

 

「唔…」一直被月退那張帥得不可思議的臉盯著看,范統也有些承受不住……耳多開始微微泛紅。

 

「我說真的…」月退很認真的盯著范統,清澈明亮的雙眼不帶一絲迷濛,看來他已經想清楚了。

 

「我也許是喜歡你,並不是朋友的那種喜歡而是……」

 

「為…為什麼……」天啊!現在這是什麼樣的一個發展走向?他…他可是男生,不會像硃砂一樣變來變去啊!

 

「我也不清楚,但是那天,硃砂吻了我臉頰的那次,我看到你那麼不在意的樣子,我有點生氣……」垂下了臉,月退也跟著耳根泛紅,扭捏的說。

 

「……」這…這…這算是?

 

「我想我是在忌妒……有點氣你不在乎。」

 

「……」

 

「我很在乎你…」講到這裡,月退抬頭,很認真的看著范統。

 

「唔…」別這樣…范統這下完全是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兩人開始陷入一片沉默與尷尬。

 

「吶!你別太緊張了……」月退看著身體僵硬的范統幾秒,突然的笑了出來「我說著玩的!」

 

「啊!啊!可惡!月退,你居然沒騙我……」呆愣幾秒後,范統跳了起來,用力的掐住月退的肩膀:「看你給我……」

 

「哈哈哈……」笑著,躲過范統的攻擊。

 

寢室內,再次充滿范統吵雜的嘻鬧聲,彷彿一切都沒發生過……一切都像以前一樣。

 

也許,只有月退自己最清楚… 已經有點改變了……看著笑的一臉開心的范統,月退露出了一絲苦笑。

 

罷了……一切都慢慢來吧!不急,這只是開始。

 

                                                       



FIN.


评论
热度(13)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