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半杯。

總覺得這篇有點酸....但如果能理解我想表達的是什麼,那就太感謝了。

從遊戲,電視劇這樣一路玩下來、看下來,覺得蘭生一直是屬於較為弱勢的角色,在處於這種模式的時候,以我的思考是人都少都會有一些負面的情緒,而蘭生卻一直沒表現出來,他一直都是樂天向上的,也許在我們看不到的背後,多少都需要發洩的吧?

所以在我的故事裡便有這樣的一段,但也都是我自己的想像,請大家不要當真,還有......雖然看不太出來,但這篇可以當成是百里屠蘇對蘭生的感情從心疼昇華成另一種境界的跳板。

從此刻開始心疼,才會去深入理解另一個人的想法與心境。

如果可以接受在往下看吧!(合掌)

明明說要年後才更新的,剛剛突然又被打到腦袋(掩)

下收↓

────────────────────────────────────────────


推門進屋,百里屠蘇看到的就是方蘭生一個人坐在窗邊飲酒的樣子,都已經三更了他卻還沒回房,大夥兒有點擔心他所以譴他出來尋人,託他把方蘭生帶回去。

 

 

「猴兒定是玩脫了,都不想回來了……」

 

「呆瓜就是這樣麻煩別人……」

 

「蘭生怎麼那麼不靠普啊?都已經這種時候了還……」

 

「小蘭……就麻煩百里少俠了……」就連歐陽少恭這這麼說著,恨鐵不成鋼般的嘆了一口氣。

 

 

「……」百里屠蘇垂下了眼。

 

屋裡的燈是熄的,只有朦朧的月光照了進來,他走到方蘭生桌邊,上頭擺著無數的空酒壺與一盞未點過的燈。

 

「蘭生你喝醉了……別喝了……」他說道,伸手搖了搖方蘭生的肩。

 

百里屠蘇一開始也是同他人一樣,不慎高興,但是現下一看到蘭生的樣子,百里屠蘇卻覺得突然間好似沒了情緒,只有一股疼漫漫在心底。

 

「嗝…我、我才沒有醉……」也不過才幾杯黃湯下肚,怎麼可能就那麼容易醉了呢?方蘭生盯著手裡的半杯酒,穩住搖晃的身子,從他的視線裡分不清來者是誰只有個模糊輪廓,但是他還不想承認他已經是一塌糊塗。

 

「……」

 

「吶……你說說,就給我說說,我是不是就真的如此不待人見?」他舉起酒杯,一口飲盡,模糊的眼睛中帶著對自己的灰心喪志。

 

「蘭……」一句話,一下子把百里屠蘇還未出口的話給堵住了,一雙漆黑的眸子看著眼前的青衣書生。

 

原來他也會有這樣子的表情啊?

 

原來他並不單只是像他表面上那樣的不學無術、剛愎自用……

 

百里屠蘇沉默地聽著,靠著方蘭生,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我……」他又飲了半杯之後,細細碎碎的講了許多,方蘭生自覺沒有歐陽少恭那一身製藥的好本領、沒有百里屠蘇那強大的攻擊力、沒有風晴雪那樣厲害的法術……

 

大家有的他都不專精,成天就拿個佛珠玉珮在那當個逗人開心地聳貨。

 

他有的是錢沒錯,但錢又能幹什麼?

 

每到危急時刻,他就是唯一那個被大家屏除在外的拖油瓶……

 

他一直不敢說出口,他心裡害怕著,如果說出來了,會不會就真的被這樣驅趕離開?

 

既然那麼有自知之明,那為何還不主動求去?

 

「……」

 

「我也知道我能力不夠……」方蘭生聳下耳朵,那樣子就像一隻被人拋棄的小狗,他拿起酒壺想再倒半杯酒,卻發現酒壺早就已經空了……

 

「蘭生……」

 

「唔……看,這就像我,那麼大一壺深不見底,但倒出來後卻也只有那麼半杯……連一杯都斟不滿。」他搖了搖頭。

 

夜深人靜的時候他才敢這樣。

 

方蘭生曾細想,為什麼他要如此厚臉皮的跟著大夥做個小尾巴?

 

也許…是因為他孤單吧?他也有過壯志凌雲的江湖夢,但終究是被扼殺在琴川的安樂窩裡……

 

他想,這可能就是他此生唯一的機會,於是他試著把握了並鼓足勇氣,而且他也開心能遇到大家,如果哪天突然完結,他也會不枉此生。

 

他抬頭看了眼窗外的月亮,此時的月亮卻被烏雲遮住了,只剩下暗矇矇的微光透出,那就像他的前途一般渺茫無光。

 

方蘭生勾起嘴角苦笑,辛酸道盡無人知……

 

「你醉了…該回去了……」方蘭生就這樣斷斷續續的講著,百里屠蘇也就這樣一直聽著,沒打斷他半句,只在他醉倒前最後一刻回了他一句。

 

「嗯……也許真的醉了……」他回道:「木頭臉,帶我回去吧!」

 

「……」他看清他了?

 

「倘若他人問起,就說,我同千殤大哥一樣,被酒迷了心智,樂不思蜀了。」他倚在百里屠蘇身側,輕聲地說道。

 

其實半杯半杯喝,不太會醉人的,會醉,也是逼迫自己,不如醉去……

 

 

 

 

 

 

 

FIN.


评论(13)
热度(35)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