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嗯?

我想吃糧....

但不想吃自己的糧!!!!

總之快餵我吃糧!!!!!(吵鬧)

如我下午沒睡著,就會接著二更跟三更....

希望睡醒會有小精靈餵我滿滿蘇蘭糖 (想太多)  

哈哈哈,這貨不是少俠...

錯字無視,下收↓

────────────────────────────────────────────

方蘭生從床上睜開了眼睛,他覺得自己這輩子完了……

 

他的佛祖啊!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在心中無限地問著自己,不過實際上他並沒有說出任何的一句話。

 

他很想忽視這個事實……

 

床鋪上散著的衣物和眼熟的羽毛墜飾都在提醒著他昨晚到底做了什麼……更別提一絲不掛地赤裸肌膚上佈滿的青青紫紫紅痕,與還在隱隱作痛的腰及屁股。

 

簡直糟透了……

 

更恐怖的是,事情的另一個主角,現在還在他的旁邊,同他一般什麼也沒穿!

古人說的喝酒誤事,果然有著他的道理存在。

 

「蘭生……」

 

「閉嘴,這事就當沒發生過……只、只是…只是一個錯誤!對,一個錯誤而已……」只是興奮起來後相互打一砲,那根本沒什麼……

 

「……」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雖然腦中還有著些許記憶,但方蘭生決定把這些全部歸類為錯誤,徹徹底底地將它們封印,從此不再提,他起身緩慢地穿好自己的衣服,接著扶著還在疼痛的腰,不顧身後傳來的熾熱視線,走出了百里屠蘇的房間。

 

 

 

那種感覺真的很不好……

 

就像做了什麼虧心事然後被抓到一樣,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

 

方蘭生很不滿,但他卻不敢說,明明他才是生理上被捅的那一個,可是從那天起,百里屠蘇卻一直用一種受到傷害的眼神在看著他。

 

可以不要這樣嗎?他覺得他都要受不了了……

 

百里屠蘇對他的態度,怪異到就連風晴雪都察覺到了不對勁的跑來問他,是不是他又欺負了百里屠蘇……

 

誰欺負那根臭木頭臉了?還有誰能欺負那個臭木頭臉了?從以前到現在,他才是一直被欺負的那一個好嗎?

 

他真的很想抓著他們的肩膀搖晃,大聲叫他們醒醒看清楚……

 

真的是糟透了……

 

也許,他該找百里屠蘇好好的談一談……

 

對!他該找百里屠蘇好好的談一談,把事情說開,要他不要再用那種該死的眼神看他,那真的是令人太難為情了……

 

打定主意後,他便馬上那麼做,趁著大家用完餐之後的空閒,方蘭生偷偷的溜進百里屠蘇的房裡,不點燈的等著他回來。

 

「木頭臉。」

 

「……」

 

「我想跟你談一談……」

 

「談什麼?」百里屠蘇垂著眼,一邊說著一邊脫下身上的外衣,他今天已經在外頭奔波了一整天,現下準備好要休息了。

 

「那個、我……」方蘭生抓了後腦,突然要講反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尤其還是在百里屠蘇看起來那麼正常的情況下,他那個無辜的受害者表情呢?該死的怎麼現在就不裝了?平時不是很愛在大家面前裝的嗎?

 

百里屠蘇挑眉:「你想說什麼?」

 

「不是……那個我……」

 

「你想跟我討論有關那一晚的事情?」

 

「呃……」

 

「你跟我說那一晚是個錯誤……」

 

「呃……對……」氣氛非常的尷尬。

 

「那麼……」百里屠蘇此刻已經換好衣服了,他走到方蘭生身邊:「我們就來講一講那晚發生的事好了。」

 

「呃……我就是想講這個……」不過可以不要一邊講,一邊離他越來越靠近嗎?方蘭生為了躲避湊上前的百里屠蘇,不得已的開始往床鋪那邊移動。

 

「嗯?」

 

「那、那個,你可以……」

 

「嗯?那一晚你是自己脫衣服的嗎?」

 

「呃……對,不過……」

 

「那麼,也是你自己吻上來的?」

 

「……也對,不過……」

 

「你的腿也是自己纏上來的?」

 

「……百里屠蘇!」方蘭生生氣了,這樣他根本無法好好地跟他講話。

 

「嗯?不是你說要跟我討論的嗎?」

 

「……是沒錯,不過……」那根本不是他想討論的重點!方蘭生想大叫,但卻叫不出口,因為他可悲的發現他根本無法反駁百里屠蘇講出口的任何事情。

 

「很好。」百里屠蘇舔了舔嘴唇,方蘭生沒發現自己幾乎已經坐到床上去了,這對他來說是件好事:「那我們繼續。」他說道。

 

「繼、繼續什麼?」這該死的結巴……

 

「嗯……繼續……談談那天你跟我發發生了什麼事。」百里屠蘇這時已經爬到床上了。

 

「你……好好說話,不要過來。」方蘭生推了推:「我才沒有將腿纏上去。」

「是嗎?那也許是我記錯了…那麼,你能告訴我,我們是怎麼接吻的嗎?」


他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我有吻得你喘不過氣嗎?有把舌頭伸進你嘴裡嗎?」百里屠蘇對著他的眼睛。


「……唔」被盯著看的方蘭生,非常的不自在。


「嗯?蘭生?」


「我、我不記得了……」天啊!誰快來一拳打昏他吧!他不停地在腦海裡尖叫……找百里屠蘇談一談真的是個糟到不能再糟的主義,方蘭生此刻超級後悔,簡直比他喝醉酒後跟百里屠蘇上床還要後悔,恨不得從來沒發生過。


「是嗎?」百里屠蘇看起來有點小失望,反倒讓方蘭生覺得自己是個壞人……


「……」

 

沉默了許久,方蘭生開始神遊,他在想著是不是該說點什麼來安慰他,已經完全忘記了一開始要來找百里屠蘇談話的目的。


「那麼……」


「幹、幹嘛…?」一直在發楞,不知不覺之間,百里屠蘇已經整個人爬到了方蘭生身上,並把他逼到了角落。

 

他又再度舔了舔嘴唇,緩緩的勾起嘴角,輕輕地吐出一句充滿誘惑的話:「需要我幫你回憶起來嗎?」

 

 

 

 

 

 

FIN.

──────────────────────────────────────────

偷偷說,好久沒寫H,不知道技術生疏了沒(掩)

所以下一篇短篇的意思是?

 當我沒說。  

评论(7)
热度(52)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