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山洞裡發生的那點事。

嘿!別問我為什麼會有這個?

因為我想看!!!!!可是沒人寫給我啊啊啊啊!!!!!!

所以?

憋說話,吃我安麗!!!!!

方蘭生性轉注意!!!

蘭蘭一生下來就是姊兒!!!蘭蘭一生下來就是姊兒!!!蘭蘭一生下來就是姊兒!!!

電視劇向設定!!!時間軸跟故事架構都很崩,因為我只想抓成親這個梗而已。

要看請確定的能接受再三思而入!!!!不要說我沒提醒喔!!!

然,沒有後續。

 

 

 


人在沒有糧的時候才會體會到真正的飢餓─────馬的‧吐Y。

 

下收↓

 

 ─────────────────────────────────────────────


她雖不討厭孫月言,卻也無法真的跟她成親。

 

所以她逃了,也許不是個非常好的方法,但結果至少是完美的,更進一步的說甚至阻絕了可能讓對方方更加難堪的一個情況。

 

不過這樣換來的是一句句不怎麼入耳的風聲閒話……

 

成天遊手好閒的的,肩膀上也沒個擔當,很快的方家就會被她整個敗光,不娶等著斷子絕孫。

 

「……」她默默地收下不吭一聲,心裡卻在偷偷腹誹著,打從她從娘胎出生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絕得差不多了,舊時王謝門前燕,終究會飛入尋常百姓家的。

 

要是能一輩子像這樣自由自在的,其實也不錯……

 

似乎是神遊的有些遠了,等方蘭生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百里屠蘇一雙墨黑的眼睛正有些凌厲盯著她瞧,她有些囁嚅地開口:「幹什麼……」

 

此時此刻,他們的狀態並不是那麼的好。

 

進了迷宮之後,他們一行人便走散了,她和百里屠蘇碰到了一塊,還好死不死的為了躲避魔物的攻擊一同摔進了不知何處深不見底的谷底,這麼巧就是那根木頭,方蘭生瞇起眼睛,一同摔進谷中就算了,但在兩人滾落的同時,他的衣服該死的被凸出來的障礙物給劃破了,畢竟布衣不同於對方的鎧甲,等真正碰到泥地後,方蘭生這才發現,自己根本是衣不蔽體,什麼都露的光光,然後被百里屠蘇看個精光……

 

當然,有著翩翩君子風範的百里少俠,怎麼可能如此趁人之危的吃她豆腐,鐵定是立刻的脫掉他身上僅有的一件外衫丟到方蘭生身上要她披著。

 

方蘭生居然是女子之身,那個震撼程度就如同她當初見到方晴雪沐浴一般,但人家至少還圍著一條浴巾,而此刻方蘭生卻只是掛著幾條破布……

 

「……」他吞了吞口水,,一雙眼睛暗幽幽的裡頭容納了太多情緒,訝異、震驚、不解……轉了一圈之後最終還是不知道該把視線擺到哪裡才好。

 

「……」沉默的氣氛如此,維持了好一陣子,終於在對方第十三次嘆氣之後打破,方蘭生率先起身,走到了百里屠蘇身邊,他挺直了腰感,不讓自己像個普通姑娘一般扭捏,她已經使用男子的身分生活了一十有八不是,而且至少到方才為止,除了歐陽少恭她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之外,從沒有人發現她哪裡不一樣。

 

這樣……她還有什麼好怕,好害羞的?

 

難道百里屠蘇會看到她這樣,然後撲上來吃了她?

 

得了……說不定那根木頭連個妹子都手都還沒牽過……她至少還牽過歐陽少恭的。

 

「妳……」

 

「我……」該死的!結巴個什麼勁……

 

「男女授受不親。」

 

授你妹……髒話並沒出口,方蘭生靠近百里屠蘇後就決定不罵了,因為她發現對方身上帶著很嚴重的傷,幾乎是深可見骨,不過他卻這樣一忍著一句話都沒說,彷彿這些傷對他來說只是劃破手指頭般那種小傷。

 

「……」這些,是百里屠蘇在滾落時為了保護她而受傷的……方蘭生非常地肯定。

 

在落下的同時,她被百里屠蘇護到了懷裡。

 

她只是被尖銳的石子劃破了衣物,可是百里屠蘇卻被刺進了肉裡,劃開皮肉割的血肉糢糊。

 

倏然的一陣心疼刺進她的身體裡……原本的一點羨慕、忌妒、委屈,瞬間不見,通通化成了眼淚……果然女人是水做的生物。

 

方蘭生不哭的,很早以前就不哭了,可是現在她卻覺得自己的眼角好像悄悄的掉下了幾滴鹹鹹的東西,不討厭他了……她靠了過去,伸出她的雙手,抱上了百里屠蘇的身體。

 

「妳……」而百里屠蘇卻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震了一下,僵住了身子。

 

「木頭臉……」方蘭生只是把臉埋在那寬闊的肩頸上,然後用悶著的聲音說了一句:「謝謝你。」

 

柔柔軟軟的身體加上專屬於女孩兒身上的香味傳來,百里屠蘇紅了耳朵,他發現自己的心跳撲通撲通地開始加快跳動,身體還開始發熱,但他卻不想推開方蘭生。

 

「木頭臉,我必須要幫你止血……」揉揉眼角,放開對方以後有點小小尷尬,但正式還是要做:「嗯……你的衣服……」好吧!現在穿在她的身上……看了一下她們擁有的東西後,方蘭生最後決定脫掉她身上的這些破布來幫百里屠蘇包紮。

 

她轉過身去窸窸窣窣的把那些破布從身上扯下,接著跪到百里屠蘇身邊幫他綁上,把他受傷的部位裹得緊緊的……在這個過程中,兩人的臉都跟煮熟的蝦有得拚,難得的木頭臉不再像是木頭一樣绷著一張沒有情緒臉,但方蘭生卻沒有調侃他的心情,因為她也一樣不輕鬆……

 

大滴的汗水從她額角落下滑入頸間,神鬼使然的百里屠蘇瞧著瞧著,居然有一股想舔掉它的衝動……

 

「……」這念頭實在是太危險了……

 

「……嗯!」這樣應該可以撐一陣子,方蘭生包紮完後,念了一小段治傷咒,接著滿意的噘了噘嘴,拉了拉百里屠蘇的衣袖坐到旁邊:「現在,你好好休息,等體力恢復了,我們再一起出去。」

「……」

看了看四周方蘭生找不到適合用來當枕頭的東西:「啊!有了……」

 

「蘭生!」

 

他忽然的天外飛來一筆,拉過百里屠蘇向下一扯,對方根本沒防備就這樣的被他扯下,回神之後百里屠蘇的頭已經枕到了方蘭生軟綿綿的大腿上。

 

「嗯…這樣就行了,好了!你睡吧!」

 

「……」睡個毛!百里屠蘇幾乎是一秒就想跳起來,可是蘭生卻在此時壓了上來……

 

「不要亂動!」她其實根本沒想到那麼多,她只希望百里屠蘇可以好好休息,伸手拍了拍百里屠蘇的臉,方蘭生輕聲道。

 

「……」

 

「趕快閉眼……」柔軟的掌心覆蓋上眼睛後,方蘭生又做了一件會另人徹底炸毛的事情。

 

她低頭,吻了他的額……

 

就像是她睡前方家姊姊們會對她做的事情一樣……對方蘭生來說很普通,可是對百里屠蘇………

 

「方蘭生!妳……」

 

「就說不要動了!」僅壓著他的頭,乾脆把臉整個壓上去,氣息一波波的噴到百里屠蘇的臉上,溫溫熱熱的嚇的百里屠蘇不敢再有想起身的念頭。

 

「……」

 

「這樣才乖……好了!快休息。」

 

「……」天啊!饒了他吧……

 

 

 

 

 

FIN.

────────────────────────────────────────────

偷偷說,我想吃蘭蘭性轉肉,有誰想一起?

评论(9)
热度(45)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