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閥(民國初年設定)

一個被炸出來的坑,我不會補(應該)

小劇場完全由對話撐起來~~不過我寫的真的很爽(打完收工)

然後一樣說在前頭~~

這只是腦洞,不要太認真!雖然要是真的對歷史有興趣可以去找來研究研究……但我只是想要個設定所以拿來寫著玩玩(莫認真)

資料來源全都參考谷歌大神搜尋……

今日我就來當個拉黑黨,移花接木下wwww

 @張翠山 

────────────────────────

1911年辛亥革命發動,至隔年(1912年)陽曆元旦,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南京成立,並在同年繼承清朝國祚。

其於1912年至1949年間統治中國大部分地區,建國初期由北洋系為首的北洋政府所領政,是政治爭鬥不斷、袁世凱去世後,中國開始了長達13年的軍閥割據時期。北京中央政權連續被北洋軍閥系統控制,但此時沒有一個人具有足夠能力單獨控制整個北洋系統的軍隊和政權,各不同派別的領導人以省為單位依靠自己的軍事力量形成了地方的軍閥和實際上的割據局面。

軍閥們展開了相互的混戰以奪取北京北洋政府的政權,名義上各勢力仍受北京中央政府(即北洋政府)支配,但北洋政府實際上在不同時期也由不同派別軍閥統治,至此大大小小的戰役不斷……

人們顛沛流離、無家可歸,路有凍死骨的場面隨處可見,但八大胡同與妓女娼戶等行業卻在此時興起……原因多為圖溫飽,而把女子孩子等讓人伢子帶到人販市場高價轉賣給軍權財閥、富貴大戶人家,換取糧食銀錢。

……在這種物資缺乏的年代有錢有權就是一切,販賣人這種事情來說,對人蛇也已是習以為常,浮不起檯面的黑心勾當,只要有人出得起價,就會有人肯做!

被當商品販售的人年紀從老到少都有,最小的甚至只有三個月大的嬰兒,運氣好的可被有錢人家帶去做ㄚ環、粗工,妾都有,但運氣差的,直接被老鴇相中從此開了苞,做了黑市娼妓、流鶯、小官…也就一輩子被烙上回不去了。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時代巨輪下悲慘的犧牲品罷了……

 

 

 

「快……動作快點!」

「可老闆,這樣真的沒事嘛?萬一方家……」找上門來,那可該如何是好……

「呿!想賺這種財,還怕下水褲子濕!別廢話趕緊做就對了!」

「……」夥計閉上了嘴,手裡的動作不停。

「這下可發了……這可是好大一筆啊!」大低的汗從額頭上抖落,嘴微揚,連聲音都在發顫。

有人開了一萬兩黃金加幾張船票,要琴川大戶方家最小公子的初夜。

一萬兩黃金……多麼誘人的條件,但是是琴川大戶……猶豫的當下,一只熱騰騰的槍管裝著一發子彈的抵在腦門上,結果很明確了。

 

 

 

百里屠蘇進門後,鼻子聞到的就是一股濃濃的煙香,味道很好但他卻聞不慣,走到窗邊想把窗葉打開讓味道散去,卻發現卡準鎖死了。

「嗯……」這時候從裏頭的房間裡傳來有人低吟的聲音,是誰在那裡?百里屠蘇皺起眉頭走了過去一瞧,從掛著紅布圍帳的床簾間伸出了一隻白嫩的藕臂,走向前拉開布幔之後,看清了床上躺著的人,百里屠蘇勾起了嘴角,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百里屠蘇將軍,北洋政府奉系軍閥其中一支,隸屬張作霖門下陸軍第27師,統帥2000逾人,是目前軍政府中唯一手握實權,最有能力的佼佼者,有此為後盾,理所當然的就會有人想來投靠與拉攏,從此中分出一杯羹……

好好招待他,送人送到他床上?百里屠蘇對種手法早就司空見慣,不屑的冷哼了聲,百里屠蘇轉身就想走,他並沒有真的高冷廉潔到那種程度,別人送來的女人,只要他想、他爽也是樂於逢場作戲、翻雲覆雨一翻……

讓他們達成想要的目的,得到想要的權力。

但,要送,也要挑對他的喜好……百里屠蘇冷冷看著床上的青衣男孩,他知道軍中有些大佬,星級長官喜歡在家眷養年幼的少年家,認為他們玩起來比女人還要浪,要爽得多,但他實在沒那種變態的興趣……

「額……」身後的人在此時有了動靜,幽幽地轉醒,然後低低的呻吟了一聲,略帶沙啞的嗓音傳進了百里屠蘇的耳裡,竟然隱隱約約的帶起一陣酥麻的感覺,於是他停下了腳步。

「……」

「唔…熱、好熱……水……」躺在床上的少年開始掙扎,臉色透著不尋常的紅,嘴也大著呼呼的喘氣,胸口上的綁帶鬆開,露出白皙的胸膛與透著粉色紅暈吹彈可破的肌膚。

「嗯……」百里屠蘇站在一旁,居高臨下的俯視,雖沒有靠近也沒有說話,但是骨碌轉動的喉頭已經出賣了他。

明明就沒有這樣的興趣,為什麼此刻的他卻會異常的想要眼前的這個少年?下一秒一個念頭馬上清楚的閃過他的腦海。

────是香。

他同這個少年,都被人下藥了……

居然不擇手段到這種地步,真不愧是久經戰場了老狐狸們,無所不用其極……不過他也不會那麼容易就讓他們如意的。

百里屠蘇在原地站了一會兒後,最終扯開了自己的上衣,爬上了床。

 

 

 

我是深夜拉黑黨……

(別按了,沒有連結,剩下的只有在我腦洞裡才有…呵呵…)

 

 

 

 

證明我有腦洞的後續小劇場(時間軸不一,只是未補完的台詞)

蘭:「你!你對我做了什麼?為什麼……」

蘭:「我不知道我怎麼會在這…我家是琴川的方家……」

蘇:「你說,你叫什麼名子?」壓住身下掙扎的人,揚起一邊的眉,詢問。

蘭:「木頭臉,你受傷了!怎麼受傷的……我………」

蘇:「閉嘴,好吵……」低頭吻住那張喋喋不休的嘴。

蘭:「百里將軍…木頭臉…我、我想回家,回我們的家……」

蘇:「找到綁架蘭生的那幾個伢子,別留活口。」

蘇:「原來是我走錯房間了嗎?不過還好有走錯這樣我才能遇到你。」上前抱住方蘭生,把頭埋進他的頸子裡。

蘇:「誰說你是小官?說出來,都殺了!」

蘭:「呼、嗚嗚……不要……我不要相信你,你說只做一次…做的卻都不只一次。」只要在床上,男人講的話就是那麼不靠譜……不過方蘭生似乎忘了他自己也是男人。

蘇:「我應你的事,我自會替你做到,不過條件是,你得把方蘭生這人還給我。」

蘇:「張作霖回奉天後死了,接著會由他兒子張學良繼位接手東北軍政,我想趁這時候退下請辭回南疆,蘭生你願同我一起走?」

蘭:「呆木頭,你在哪,我當然就在哪!咱夫夫一同。」

 

1931年九一八事變,奉天省淪陷日本之手後,滿洲盡喪。

同年,百里將軍辭官,與他內人方夫人,回南疆鳥蒙靈谷,從此引退於山林。

 

 

 

Fin.

 

评论(18)
热度(43)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