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所謂稱呼。

有點莫名其妙~

然後我現在好想睡覺哦…

明明才剛吃完早餐……

(第一人稱寫文)

————————————————————————

微風徐徐,陽光正好的一個下午。

這時的我原本應該是該去找襄鈴玩或是做些能悠閒放鬆的活動才對,可是現在卻要趴在牆邊,從遠處偷偷盯著百里屠蘇。

原因很簡單,就只是我們吵架了而已。

還是為了雞毛蒜皮的一點小事……

老實說…我也不是故意要叫他木頭臉,只是當時一股勁上來,有些氣不過。

說出口的話不能收回…那個悔啊!腸子肚子都青了……

所以現在才要找他道歉嘛!!

是說一個堂堂大男人幹嘛為了一個稱呼跟我計較那麼多啊!真是小雞肚腸!小心眼!臭脾氣!

我在心裡偷偷的罵了好幾次,不知道百里屠蘇那傢伙會不會因此打噴嚏。

「嗯……」那不是系花風晴雪嗎?她怎麼會和百里屠蘇在一起?

拉長了脖子,遠遠的看著靠得挺近的兩人,肩膀都發酸了……突然覺得有點不是滋味。

好啊!虧小爺我還在為叫你木頭臉這稱呼感到有點過意不去,你這時卻在跟漂亮妹子開心開心……

決定了,我也不管百里屠蘇!小爺現在開始就是要叫百里屠蘇木頭臉!木頭臉木頭臉木頭臉木頭臉!!臭木頭爛木頭死木頭!!

「哼哼…」


說到做到,從此之後不管在哪撞見百里屠蘇,我總是不喚他的名而改喊他木頭臉,後來我們和好了還是如此。

當然啦一開始他也沒給我好臉色看,時常擺著一張臭臉的糾正我,但日子久了也許是也聽疲乏了,他後來索性就不管我隨我去喊。

我也樂得,只要不要太誇張的他都可以,不過我最常叫的還是“木頭臉”這三個字。

這天跟平常沒什麼兩樣,早上第四節課堂下課後,跟襄鈴她們一起到學生食堂吃午餐。

「我說,木頭臉……」轉過身拉拉他的衣袖,請他把椒鹽罐遞過來給我。

「嗯?」

「蘇蘇和蘭生互動好像夫妻哦!」坐在對面的風晴雪看著我們的動作,突然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冒出一句。

「!!!」

「……」

「妳…妳說誰吶!」真是嚇死小爺了…我嚇到都忘記要接過椒鹽罐,百里屠蘇的手還舉在半空中。

「蘭生和蘇蘇啊!蘭生都不用說話蘇蘇就知道蘭生要什麼好有默氣哦!」風晴雪歪著頭,指了指百里屠蘇手上的椒鹽罐。

「那只是剛好木頭臉也吃一樣的東西罷了!!」對,就是這樣。

「可是蘭生之前不是也誤會屠蘇哥哥和晴雪嗎?襄鈴覺得那時後的蘭生故意不理屠蘇哥哥,好像是在吃醋的感覺…」襄鈴也接著。

襄鈴你哪壺不開提哪壺,感覺到來自木頭臉那邊的壓力……別一臉若有所思的盯著我看啊!好逮也說點什麼吧你!

我拼命的朝著他發出求救信號……

「……」可惜,我發送的電波一點也沒有傳達到他那邊,百里屠蘇還是不發一語。

「蘭生也總是叫屠蘇哥哥木頭臉,跟本就是對屠蘇哥哥的專屬愛稱。」

「對啊!!」

……我欲哭無淚。

「我看啊!蘭生就是蘇蘇的媳婦!」風晴雪最後下了一個總結。

「……」

「……」百里屠蘇默默的拍了拍我的肩,幫我在飯上撒了點椒鹽後轉過去吃起自己的那一份。


從此以後……

「木頭臉……」

「媳婦,什麼事?」

「我就說不要用那兩個字叫我!誰你媳婦!!」這一定是報應……第恩次踹木頭臉時我想。

Fin.

评论(2)
热度(23)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