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站住!別動!百里老賊!

米納桑萬聖節快樂喔WWW

雖然沒有相關應景賀文,這篇也沒什麼重點

陵越還被我寫崩了...(汗)

但還是覆蓋上這一篇,結束這一個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可惡!隔壁的百里老賊,一天到晚都在偷偷覬覦著我家蘭生的美色!」一回到家放下百勝刀,晉磊便擺著一臉吃到大便的表情,不爽的坐在餐桌邊,向家裡的另外兩個人抱怨著。

 「……」

 「……」

「給點顏色那小子竟然還開起染坊來了!說這樣過不過分!」用手托住下巴,晉磊越講表情越臭越不爽,接著居然把氣出到了陵越頭上:「我說陵越,你能不能別盯著蘭生笑得一臉痴漢?看起來很猥褻!」看得他手癢的很想打人……

「咳、咳咳!我才沒有……」整了整表情,他只是笑得燦爛一點,哪裡為猥褻?也不是痴漢好嘛!聽晉磊這樣牽連諉過,陵越真覺得自己超冤。

「別鬧了…還有磊哥!我是男的!男的!哪來的美色你給我說清楚!別在那邊胡扯瞎扯了,快都去洗手,準備吃飯!」方蘭生一臉無奈的翻了個白眼,脫下圍裙。

怎麼每次都這樣?講過多少次他是男的!男的!他是他們的弟弟,不是妹妹,他們有的他也有好嘛!從小看到大,美色哽還玩不膩嗎?

還有,為什麼晉磊也總愛找百里屠蘇麻煩啊!人家只是面癱了點也沒對他怎樣,每次都搞得好像他被百里屠蘇欺負了一樣……要也是他欺負人家好嘛!

他方蘭生怎可能這麼好被欺負啊!

真是的……揉揉發疼得額角,方蘭生默默的盛飯填滿空碗。

「好好,哥這就去洗手,蘭生別生氣了。」馬上起身動作,親愛弟弟說的話陵越永遠擺第一。

「……」要是可以,晉磊現在真的很想打陵越……

「磊哥你也趕快去,不然飯菜就要涼了!」方蘭生一邊把飯碗擺好,一邊催促著。

「好好……」

「好說一次就夠了……」

 

 

陵越、晉磊、方蘭生仨是兄弟,祖產在琴川,住的是最大戶的房子,而他們口中的百里屠蘇就住在方蘭生家隔壁,房也不小,是前年剛從鳥蒙靈谷搬來的,與他們同上一間書塾,陵越是他的直屬師兄。

百里屠蘇這人平時沉默寡言,臉上也沒什麼表情,就如同一尊雕像一般,也因如此,方蘭生總是管他叫木頭臉……

時常跟在後頭,木頭臉長木頭臉短的,弄得大家都覺得木頭臉都要變成方蘭生對百里屠蘇的專屬稱呼。

看兩人相處的好,最高興的莫過於兄長陵越!心愛的弟弟和疼愛的師弟……能有比這更另人開心的事嗎?他人生簡直圓滿了!

……所以晉磊才會想揍他!

擔心也是有理由的,也許這一切只有晉磊看的最透,他的直覺可是非常準的……

真要認真來說,百里屠蘇他的確對方蘭生抱著那種意思,而且他也落實了光說不如實際行動的模樣點範!

雖然對方天真的絲毫未查覺他是在追他,但對百里屠蘇來說基本以是百分之百可確定絕對手到擒來,方蘭生早是自己的囊中物,他倆早晚走在一起入禮堂,成為一對兒。

曖昧的時期總是最美最令人心動不已……前提是在沒有人打擾之下。

晉磊,就是他與方蘭生之間最大的阻礙!

撇去陵越那個弟控先不說,晉磊的戰鬥力不能小覷,還總愛挑時機和氣氛最好的時後來打擾,非常的難對付。

例如某一次百里屠蘇明明差點就能對方蘭生一親芳澤,晉磊卻突然拿著百勝刀從樹叢跳出來朝著他就揮還邊大喊:「可惡!站住!百里老賊!放開我家蘭生!別動!有種你別跑!」

真不跑才是傻子……

後來他跟他戰了三天三夜的時間,直到蘭生派出了陵越來處理,這場戰役才算名義上的結束。

不然兩人鐵定是要打得更久……

從此之後,百里屠蘇和晉磊,見一次打一次…當然定是在方蘭生看不到的地方。

一邊是千方百計的想讓他變成自己的媳婦,一邊則是努力捍衛著親愛的弟弟不被百里屠蘇拐走。

日子一天天過,雙方鬥的你死我活沒結果,單蠢可愛的方蘭生始終不明白百里屠蘇和晉磊的用心良苦,甚至一度還以為百里屠蘇愛上了晉磊,要跟他在一起……

因為打是情罵是愛嘛!

上面那句是誰說的給我站出來!百里少俠和晉磊兄弟簡直要吐血身亡…

真是榆木腦袋……已經不是用單蠢可以形容了。

「方蘭生!」

「啊?」

「誰跟你說我喜歡晉磊的你說?」

「……不是嗎?」歪頭。

「當然不是!」咬牙切齒。

「不然……?」

「我喜歡的是你!」說完,百里屠蘇便咬上方蘭生的唇瓣以身體力行以行動證明。

「……」三秒過後,呆愣的方蘭生總算回過神來,用力的一把推開百里屠蘇,捂著自己的嘴,說不出話來。
「做我媳婦!不答腔就當你是答應了。」肯定句,喜滋滋的百里屠蘇顧自說著,媳婦入手,百里家有後了!等等得飛鴿傳書給在鳥蒙靈谷的大巫祝報個喜訊才行……

「……你」正待要說些什麼卻又忽然的停住,然後一股熟悉充滿著怒火,伴隨著刀劍揮舞的聲音響起……

「站住!別動!百里老賊!有種別跑!」

 

     

FIN.

评论(5)
热度(37)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