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Y子不是矮子!!

長期懶癌發做的老透明。

【古劍/蘇蘭】引相思(哨嚮設定)02

方蘭生和歐陽少恭上線~~~

懶得捉蟲了~有蟲麻煩通知我再改(疑?)

這章感覺大家畫風一樣很崩啊(哇卡卡)

─────────────────────────────────────────

琴川方府。

方小公子最近一半開心一半鬱卒。

開心的是他許久不見的竹馬歐陽少恭回到琴川來了,鬱卒的是再過不久歐陽少恭又要準備去遊歷天下,而他卻被自家二姊方如沁禁足了。

「可惡,為什麼我不能跟去!」坐在床上,方蘭生用力揉捏、捶打著枕頭,彷彿這顆枕頭跟他有著不公戴天的血海深仇。

方蘭生從小就喜歡看書,可看的並不是四書五經那種正經書兒,而是閒散地被方家二姊嫌棄的志怪小說、遊記等雜書。

也因為這類的書看多了,方蘭生特別羨慕書裡的大俠可以隻身一人就在江湖間闖蕩,所以當他知道歐陽少恭這次回到琴川只會停留一陣子便又要出門遊歷後,他就忍不住了,忍不住向歐陽少恭和方如沁撒嬌賣萌,提出要求,就是希望二姊能答應在歐陽少恭離開時帶他一起走。

雖然賣萌可恥……但為了一圓他的武俠大夢他還是這麼做了。

可惜的是他的如意算盤打錯,也許他的竹馬歐陽少恭吃這一套……但是方如沁可不吃,拜託,她可是誰?

更何況從小到大方蘭生每每有事或在外惹禍了都只會使出賣萌這招,看久了都看膩了,也只有那個太久沒見的會吃他那一套……

總之方蘭生現在會被關在房間裡都是上述的那些原因。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外頭江湖危險?待在琴川就不危險了嗎?」嘴裡不停碎唸著,方蘭生雙手用力的攪著可憐的枕頭。

想起前幾天,天歐陽少恭剛回到琴川的時候,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為他接風洗塵,兩個人膩的跟什麼一樣,現在可好他被禁足後他連過來慰問他看他一次都無……這算什麼朋友!算什麼兄弟!連個屁都沒看到……

就跟他當初連告別都沒有一樣就走了……害他哭得好生傷心,還食不下嚥好幾天,實在可惡!冷血無情!沒心沒肺!

「可惡!少恭你這大渾蛋!!」真是越想越氣、越想越氣!終於忍不住了,方蘭生用力地把手上已經快被他捏扯的支離破碎的枕頭扔了出去。

恰好的房間門在這時被打開了,進來的歐陽少恭隨手了接住方蘭生向自己迎面丟來的枕頭。

「小蘭這是在罵我呢?」

「走開,我不跟你講話!」氣呼呼的把臉轉向一邊。

「別氣了,怒氣傷身。」微笑的拿著枕頭向方蘭生靠近,陪著他坐到了床邊。

「哼!不用你在那邊假惺惺!嫌我是個累贅就說!大不了本少爺不再煩你!咱們……咱們各過各地去!」哼哼……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小蘭你怎麼可以這樣講呢?」歐陽少恭聽了之後皺起眉頭,一臉不悅地看向方蘭生。

「唔……本來就是這樣!」看就看啊!我又不怕你!方蘭生連頭也不轉,堅持不看就是不看歐陽少恭。

「小蘭……」真是牛脾氣……歐陽少恭在心底默默嘆一口氣,然後伸出手撫上了方蘭生的臉,把他身子轉過來面向自己,靠向前。

「少坑里做俠麼…快棒咖偶……」臉被擠著嘴嘟成一團,不好說話,方蘭生開始掙扎。

「小蘭剛說那話太令我傷心了……」晃晃方蘭生的臉,手上富有彈性又軟嫩觸感感覺不錯。

「唔……」

「所以我得略施懲罰。」揉捏臉頰之刑。

「唔喔……快棒開偶……」方小公子又要炸毛了……

他不記得歐陽少恭是這樣的啊!難道因為太久沒回來琴川了所以畫風不對?那還能不能救得回來啊?

被放開之後方蘭生眼角泛著淚光,用他本人認為最凶狠的表情,惡狠狠地瞪著他眼前的發小。

「小蘭……」

「少恭你這個笨蛋!」

「就算我同意讓你跟,可是你二姊不同意我也沒辦法啊!」方如沁不同意他也沒轍。

「哼哼……你們都欺負我……」

「……」

「對了,小蘭……」

「走開,我不跟你說話!」

「……」歐陽少恭再次把手伸了過去:「小蘭……」

「幹、幹什麼!」方蘭生馬上後退一步,拜託別再來了!

「我離開之前給你的藥呢?有按時吃嗎?」

「噢……有……」方蘭生先是頓了一下然後講得很心虛。

「……」

「有啦!有啦!有啦!」擺擺手,總之先打發過去再說。

在那年,歐陽少恭離開之前,給了方蘭生一袋他自己煉製的藥丸,要方蘭生每月月初吃上一顆,直到他回來。

算算直到現在他回來的日子,方蘭生應該也剛好吃完,除非他沒聽他的話按時吃藥。

「有嗎?」歐陽少恭很懷疑……

「有啦有啦有啦!吼!少恭你幹嘛疑心病那麼重?本少爺說有就是有……」

「好,我信你,這才是我的乖小蘭……」歐陽少恭點點頭,手掌揉上了方蘭生的髮頂。

「哼哼!」等等一定要去把那個什麼藥翻出來偷偷丟掉,方蘭生偷偷在心裡面跟自己說。

「既然藥吃完了,我便給你新的。」

「啊?還要接著吃?」

「這對你的身體好,藥不能斷。」歐陽少恭說著,湊到了方蘭生的頸邊嗅了嗅。

看來是還沒呢……

「哈……少恭你幹嘛?」像小狗一樣嗅他的脖子……會癢耶!

「沒。」

「噢……那麼我二姊那邊……」方蘭生還是不死心,他就是很想出去闖蕩闖蕩江湖啊!不然難道真要一輩子待在琴川到老?

有些事情不趁著輕春年少時去做就來不及了,正所謂『人為多愁少年老,花為無愁老少年。年老少年都不管,且將詩酒醉花前。』簡單一句:人不輕狂枉少年,年輕就是資本啊!

方蘭生心底早就打定主意,就算方如沁阻止,他就算是要翻牆也要偷偷跟著歐陽少恭出去……

「我在幫小蘭跟如沁姊說說看吧!」

「那就拜託你了少恭!」嗷嗚……他想要出去啦!

 

TBC…

评论(13)
热度(42)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