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吻(讓一個聒噪小少爺閉嘴的方法)

第一次發文

也不知道能不能持續

看看就好看看就好

以上

─────────────────────────────────────────────

一個人的初吻可以在什麼情況下發生?

一時之間百里屠蘇也說不上來……因為他當時只覺得那張看起來水嫩水嫩,卻一直動來動去的嘴很吵很吵,於是他讓他閉嘴了,僅此而已。

如此,嚐過一絲甜頭後,每當方家小公子開始吵吵鬧鬧、聒噪不休,百里少俠便會如法炮製的讓他閉嘴,屢試不爽。

但試了那麼多次之後,照理來說方蘭生應該也要學會教訓,乖了才對……不過他卻沒有,直到他們在一起多年以後,百里屠蘇才知道,除了第一次之外,剩餘的無數次方蘭生一直是故意的……

當然,這都要等很久很久以後了……

時間拉回到事情發生的前一刻。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誰知道那麼湊巧會發生那種事!

「對、對不起啊!木頭臉……但、但誰知道你這麼剛好的會站在本少爺身後、還故意嚇人,本少爺才會這麼不小心的把水濺到你身上……」方蘭生有些彆扭說道。

「……」真的只是“濺”嗎?

「對不起嘛!」兇什麼…他都道歉了…也真的不是故意的啊!看著百里屠蘇那身濕淋淋的衣服和瞪過來的眼神,方蘭生只覺得心裡有一絲絲委屈。

「……」

「不然、不然你脫下來我幫你弄乾嘛!」

「……」也只能這樣了,百里屠蘇在心中默默嘆了一口氣。

不久前他們一行人抵達這片樹林,正好晌午,眼看天氣這麼炎熱日頭又那麼毒辣,此處剛好有著樹蔭便有人提議在這休息順便用午飯。

這提議剛出來便得到全體的一致贊同,於是午飯的準備工作就這麼分配下去了。

撿柴的撿柴、燒火的燒火、打獵的打獵、摘果的摘果……

「我去打魚提水!」眼下大家都各自找事情做,方小公子當然也不落人後,立刻自告奮勇的舉手說道,然後屁顛屁顛提起水袋便往河邊方向跑去,還不忘對著襄鈴大喊:「襄鈴你等著,我捉好吃的魚回來給妳烤著吃!」

「……」

「這猴兒還真是有活力。」紅玉在一旁堆起柴堆。

「呆瓜就是呆瓜……」襄鈴搖搖頭下了個結論,繼續跟風晴雪一同完成手上的工作。

一段時間過去────

出去打獵的百里屠蘇提著兩隻獵物回來了,尹千觴也早已偷懶摸魚了好一陣子,大家工作完成的都差不多了,可是那大喊著會捉很多魚的卻還沒回來……不見人影。

「哇!蘇蘇你給我們帶兔子回來啊!」

「真不錯,有口福…要是能有酒配就太好了……」

「……」

「屠蘇哥哥,你看,襄鈴也摘了很多果子喔!」

「對啊!等等我烤果子給大家吃!」

「唉唉…我說妹子…果子要吃新鮮的,不用烤……」想到那令人ˋ終生難忘的滋味,尹千觴嚇得趕緊阻止。

「是嘛?」

「真是辛苦公子了。」

「不會。」把兔子交付給其他人去處理,百里屠蘇慣性的左右看了看,卻沒有尋到他想找的那抹青色身影。

「不過這猴兒似乎也去得太久了……」紅玉這時適時地提起,還有一人沒回來呢!

「疑?呆瓜會不會是迷路了啊?真是有夠笨的,捉個魚也會走丟……」插起腰,襄鈴嘴裡碎念道。

「我去找蘭生!」風晴雪終於在尹千觴的勸說下打消烤果子的念頭,拍了拍手,作勢要跨出一步。

「我去吧!」

「可是蘇蘇才剛回來……」

「沒事。」百里屠蘇擺手表示沒關係,彎腰提起腳邊另一個空的水袋,轉身便往方蘭生離開的方向走去。

「那屠蘇哥哥記得早點來!」襄鈴追在身後喊著:「順便跟呆瓜說,要是他拖太晚又沒打到魚,襄鈴就不理他了!」

 

●○●

 

方蘭生果真迷路了……

還真是一語成讖……

「……」可惡這裡是哪裡?他怎麼不記得剛走來有看到那棵樹?

完全迷失方向的方蘭生,一個人在樹林裡左繞右繞,就是沒看到哪裡有小河……明明他就是筆直地往河畔前進啊!

「……」到底河邊要往裡走才能到?誰可以告訴他?抬起頭看了一下天空,太陽雖然還是高高掛著,但也已經出來好一陣子了,方蘭生開始急了起來。

襄鈴…襄鈴和大夥兒還在等他的魚呢!

「到底在哪啊?」難道要聽水聲?無法避免的庸俗一下…只能學著使用這種古老方法……

扯的是還真的行得通、有效……

「太好了!」方蘭生歡快地朝著目的地前進。

「嗯嗯…這樣就沒問題了。」

「……」

「哇!木頭臉你做什麼!」等方蘭生打好水抓好魚時,百里屠蘇也正好找到了他。

「……」他根本什麼都還沒幹……莫名其妙。

「對不起嘛!誰讓你站在我身後嚇人……」

「……」

剛裝好的一大袋水連著魚就這麼打翻在百里屠蘇身上,一身濕不說,魚還在頭上啪噠啪噠的,情況有點慘不忍睹。

「我幫你把衣服弄乾,你趕緊脫下來給我吧!」知道自己做錯事的方少爺現在也只能提出這個補救的方法。

「……」百里屠蘇也只能嘆口氣後接受這個提議,認命地解開衣扣,脫起潮濕的衣物。

「你幹什麼?不知羞!!」百里屠蘇才剛有動作,方蘭生卻又像炸了毛般跳起來鬼吼鬼叫。

「脫衣服。」百里屠蘇停下手來看他,不是他要他脫的嗎?炸什麼毛…「你不是要弄乾?」

「噢!沒事沒事,你繼續……」真是丟臉丟到家了,他還以為……嘖!不過這木頭臉的身材還算不錯,雖然還是沒有本少爺的那麼好,略差一點……應該……手不自覺的伸到腰側摸摸捏捏自己的軟肉。

「給。」

「赫!你又嚇人了木頭臉!」

「是你在發呆。」他脫掉衣服後就看到方蘭生在那不動,還露出呆滯的神情,不知道神遊到哪去……百里屠蘇突然覺得眼角有點抽搐,非常有想翻白眼著衝動。

「胡說!本少爺才沒有!」氣呼呼地搶過百里屠蘇手上的東西,方蘭生走向一旁的岩石,把身上的物品一股腦兒的推放到上頭,然後又到附近撿些枯枝把它們堆在一塊,架起一個高高的曬衣架子,準備在底層升起火讓百里屠蘇的衣服可以晾曬在上頭。

「……」

「喂!木頭臉我問你,女妖怪那邊……」邊拿著打火石打火,這這個進度來看鐵定是無法短時間內烤乾,趕回去跟他們一同用飯了,不知道少了他的魚吃的還夠不夠……

難得抓滿滿,想給襄鈴誇個幾句也好的說……

方蘭生顯然忘記隔壁那位仁兄負責的是打獵的工作……

「他們很好,無需掛心。」百里屠蘇垂下眼,語氣不冷不熱的回答道,他從剛剛就一直很想接下方小公子手上的工作。

要火系高敏的看著水系低敏拿著打火石升火……多方面痛苦。

「不是,我是想問……」

「食物足夠。」

「那個……」襄鈴有沒有什麼話要跟他說的啦!

「有。」百里屠蘇了然。

「是什麼?」方蘭生迫不及待地睜著大眼看著百里屠蘇。

「她說,你沒抓到魚回去就不同你說話了。」百里屠蘇以自己的口氣,清楚的字句轉告。

「唉?」那還當真不用說話了……根本趕不回去啊!渾帳!方蘭生刷的一聲連忙站了起來。

「……」

「那我們……」說到一半禁聲,他倏然想起百里屠蘇的衣物還晾在架上未烤,便又頹然的坐下。

他升個火到現在連個火苗都還沒看到……

「……」

「可惡,都是你啦!」沒事愛裝神弄鬼站在別人身後嚇人,想到這裡他就來氣……方蘭生惡狠狠地瞪了白里屠蘇一眼。

「……」

轟──…百里屠蘇後來也不去理會方蘭生如何,他自顧的走到那堆燃不起來的木頭旁,嘴裡唸了個法術,彈了個手指。

火終於是燃起來了,不過方家小公子也跟著跳起來了……手還很不雅的指著百里屠蘇。

「你!你是不是認為本少爺沒法將火升起才故意這麼做的?」

「……」

「可惡!木頭臉你存心……」

「閉嘴。」真的是太吵了!百里屠蘇扶額,皺著眉頭看著眼前跳來跳去的方蘭生。

他的衣服……其實也差不多要自然風乾了吧?

「你……」居然又叫他閉嘴!可惡百里屠蘇我方小少爺跟你槓上了!方蘭生氣得想再說點什麼,一張嘴開開合合的動個不停。

也許是天氣太熱,或是被太陽曬昏了頭……

百里屠蘇走向那個還在嘰嘰喳喳吵個不停的小少爺……

彎下腰,以吻封緘。

世界安靜了、方公子不吵了,一切美好了……百里少俠很滿意。

至於之後?管他的……

fin.


评论(1)
热度(39)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