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蘭】彼岸浮燈(零壹)

短短的~

上一章

─────────────────────────────────────────────

夢迴千里花復開,時間倒轉水長流。


一語點破。


當方蘭生睜開眼睛時竟發現自己真的回到了那過去。


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得也幸也愁也怨也。


百里屠蘇……


忍不住的喚了他的名,方蘭生默默的在心中道了一句“他來了,他這次說什麼也不走了。”





「小蘭?」


「呃……少恭,怎麼了?」回過神,此刻他們還身處在翻雲寨裡的地牢內,那玄衣少年還沒來救他們。


「在想什麼呢?走神的厲害。」歐陽少恭問道,看了一眼身邊的輕梅竹馬,上一秒這人還嚷嚷著,怎麼他不過才閉眼一小憩,再次張眼方蘭生給他的感覺就與從前不同了,有些不對勁……


「沒,有些喊累了。」給了一個答案,從歐陽少恭瞇起的眼神,方蘭生覺得背後冷汗涔涔沾濕了衣襟,怎麼自己從不覺得他哪里古怪呢?明明破綻如此多,要怪只怪自己年少不知事,天真的相信遊歸回來的故人一就如往昔一般。


「那就過來歇息,等力氣回復了我們再來想辦法。」


方蘭生聽話的走了過去,在歐陽少恭身旁斂了個位置坐下:「好。」


他們身上都被下了軟筋散,照理來說要是沒有人來救援,成為翻雲寨妖人們的盤中飧都是早晚的事,要是自己以前,早就慌得不知所措,也是盡出些餿主意,不然就是浪費力氣跟牢籠里的蘇文說風涼話,做著不切實見的幻想……此時重新經歷過,他默默的在心底嘆一口氣,自己還真得是沒用。


難怪女妖怪也說他是空有一身……雖然後來說他會在旅途中成長,但那實在太慢了……他必須要盡快成為助力才可以,最起碼也不能拖百里屠蘇後腿。


閉目養神,少了自己的聒噪,耳邊只剩蘇家公子的哭聲,方蘭生靜靜的計劃著下一步該如何舉步,就在這時,那個人也來到了他們面前。


遠處鶯嘯響起,方蘭生倏然的睜開眼,是他!


「……」百里屠蘇、百里屠蘇,百里屠蘇!


方蘭生跟著大夥站起來但卻沒有立刻的衝到前方,反倒是有些距離的佇立在後方,他的心情此刻激動難以平復,魯莽行事鐵定會被發現,所以只能壓抑著想見他的感覺。


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


等了將近半輩子,終於再次見到他了……不自覺的眼角竟然流下了眼淚,連忙的拂袖抹去。


方蘭生沒講話,他只是靜靜的聽著百里屠蘇跟其他人的對話,熟悉的聲線傳進耳裡竟有說不出的安心,待他們討論到後續該怎麼逃出翻雲寨回到琴川,方蘭生這才適時的插上幾句:「無意間聽到山賊說會把近日奪到之物堆放在山寨主廳,是不是少恭?」先把歐陽少恭想講的話給講了,為了不讓人懷疑硬是補上一句。


點頭不做他想:「正是。」


「……」


要不是方蘭生開口,百里屠蘇根本沒沒發現有他這個人,瞬間目光聚集到了他身上,好一個粉雕玉琢、溫文儒雅的青衣小公子。


這是百里屠蘇的第一個想法。


書生眨著一雙烏溜大眼盯著他,像兔子般的乖巧模樣沒來由的就帶給他些許好感。


「你們在這等我一會,我這就去把解藥取來。」說完轉身就要走,就在這時……


「且慢,少俠留步!」方蘭生叫住了他:「我還有一件事想麻煩少俠……」


他回,但卻依舊沒有轉過身:「何事?直說無妨。」


怎麼就不回頭看他一眼呢?


「那個…在下方蘭生,這位是歐陽少恭…」方蘭生頓了一下接著道,並未把總角之交給說出口:「未請教少俠尊姓大名?」


「百里屠蘇。」百里屠蘇背著他:「這種事情無須在意,今日之緣,明朝似水。」


「……」知道百里屠蘇會這樣回答,但還是戳痛了方蘭生,咬碎了一齒銀牙往肚裡吞他免強的自己不動聲色:「我想勞煩少俠將我的一串佛珠也給取回。」


「小事,我速去速回。」然後頭也未回的迅速離開。


身後,方蘭生把幾個字含在了嘴裡:「小心別傷了自己,木頭臉……。」因為太專心了,他沒注意到歐陽少恭看著他們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待續......

────────────────────────────────────

下一章

评论(5)
热度(11)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