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噓!!這是秘密。

灣家10月特傳only新刊途中~~~

────────────────────────

「賽塔、賽塔、我房間浴室內的人偶能不能申請拿走呢?」每天聽他在那邊不停的敲敲敲的,我都快受不了了。

 「年輕的學生,是可以的…不過可能會換其他的東西給您喔!」賽塔一慣的維持著精靈式的微笑對我說。

「嗯…沒關係。」我回答他,任何一樣東西應該都比那個人偶好。

「那我這就去幫你申請,兩三天後就可以撤走了。」

「謝謝。」我對著賽塔微笑道謝,太好了…往後就不用跟學長或安因借廁所了。

 


 

「哈哈…你再也嚇不到我…」回到黑管的房間內,我高興的指著廁所的門叫。

「褚、你在腦殘什麼?」學長踹開我的門對我吼道。「我在隔壁都聽見你的聲音了。」

那個…學長我的門很可憐耶!你進來之前起碼也敲一敲嘛!不然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被嚇出心臟病的吶!

「不想被嚇就不要給我腦殘!」學長居高臨下的俯視我。

「你在吼什麼?」

「喔喔…學長我不用在跟你借廁所了!」

 「嗯?」學長一臉不解的看著我。

 因為賽塔說要幫我把那個人偶撤走。

 「喔……」學長懶懶的看了我ㄧ眼。

學長你幹麻這樣看我,好像在說如果我換掉人偶就會被之後換來的……幹掉似的,我、我才不怕哩!

「嘖…」

「學長你嘖什麼啦!」

過幾天,上完課回黑館的途中我遇見了賽塔。

「褚同學、你房間的人偶已經撤走了!」

「嗯!謝謝你。」

「不用客氣,願你用的愉快。」

向賽塔道完謝,我飛快的奔回黑館想嘗試我的新設備。

嗯…爆符OK,米納斯預備…站在廁所門前我準備打開它,但是我超怕換了個甚麼的會衝出來咬我,所以把武器都準備好了。

好……三、二、一   開!…疑?沒事!我走進去一看,沒有?呼~好在沒事嘛!哈哈…太棒了!我終於可以安心的使用廁所了!…正當我這摩想的時候…

這、這是什麼?我轉過身面對鏡子,學長在裡面?學長你什麼時候跑進去的…不對、是為什麼我的鏡子變成透視鏡阿?

我盯著鏡子裡的學長看,他正好把上衣脫掉路出平坦白皙的小腹,有腹肌耶!學長的身材好好喔!我羨慕的看著。

正當褚冥漾在腦殘時,在隔壁浴室準備洗澡的的冰炎打了個冷顫…

看著學長的好身材,我先起自己的衣服下襬,為什麼差那麼多?我的看起來就是未發育完全的小鬼…嗚…媽媽我也要好身材啦!不公平…

於是就這樣,我每天都趁學長洗澡時到廁所偷看…不、是光明正大的看學長的身材,每看一次就噴一次鼻血並努力的讓自己變的跟學長一樣…可惜一直辦不到。

「漾漾、你怎麼了?最近看起來都沒什麼精神。」中午我和喵喵他們在白園野餐…

「根據我的情報,漾漾的情況似乎是跟前幾天賽塔換掉的人偶有關。」千冬歲推著眼鏡閃過一絲亮光,對著喵喵說。

哇勒!你的消息到底是從哪來的?果然火星人就是不一樣。

「飯糰…吃一個就會有精神了…」萊恩默默的遞了一個飯糰給我。

「……」我伸手接過。

阿阿阿阿阿阿!…醫生尖叫畫破白園的寧靜,我嚇的飯團從手中落下,好在萊恩撲上去接,才沒有浪費掉。

我拿起那隻──直在鬼叫的手機按下通話鍵。

「褚,馬上回黑館。」學長的聲音從手機的另一端傳來。

「什麼?」我都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學長就掛斷電話了,到底是甚麼事需要我急著回黑館?…該不會是我廁所裡的那面鏡子被發現了吧!…完了完了…我一定會被學長那火星人王種在黑館的啦!

「那個…喵喵、千冬歲、萊恩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先回黑館了。」我滿面愁容的像喵喵他們告別。

「嗯…漾漾快去吧!別讓學長等太久。」

「嗯!」我丟出學長牌移動陣回黑館。

 

 

看最近褚的樣子冰炎覺得奇怪,總覺得褚最近好像是躲他,每次看到他就跑的遠遠的,臉色也不是很好像貧血一樣蒼白,近任務不斷沒什麼時間可以好好關心自己的戀人兼帶導學弟,好在今天一直到後天都休假沒任務要出、褚下午也沒有課,可以趁這個時候問問他,所以打電話叫褚回來…想看看他最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千萬不要是因為那件事叫我回來阿阿阿阿!冰炎在房間內就聽到戀人在房門外腦殘的聲音。

「是什麼事?」靠在門板上,學長低頭看著垂的低低的黑色腦袋懶懶的開口問我。

  就是浴…喔喔!學長你想套我的話…我抬頭看著學長…好險、差點就被套出話來了,學長好邪惡,好在我發現了!

「褚、給你選擇,自己講給我聽不然就等著被種在黑館。」果然腦殘不是一天兩天能改掉的,學長皺著眉頭看著我,額頭上浮現了許多傳說的十字路口。

「…不要…」就這樣兩人大眼瞪小眼,最後在我的堅持下學長終於放棄。

「褚、你皮最好給我繃緊點,被我找出來你就完蛋了。」冰炎氣呼呼的在褚明樣面前丟出移動符,心中盤算著要要去找賽塔問個明白。

 

 

「賽塔!」

「敬愛的黑袍請問有甚麼事嗎?」

「請問你知道褚最近是怎麼了嗎?」

「年輕的學生是嗎?您可以去他的浴室看看,我想年輕的學生會失常應該是跟那個有關。」 賽塔笑笑的對冰炎說。

「浴室?」 冰炎想了想,褚之前似乎也有提到浴室甚麼的,好吧!就去褚的浴室看看,向賽塔道過謝後冰炎開始了他的行動。

 


 最近我一直被學長拖出去出任務,學長一定是故意的…他在報復我當時敢壯起膽子瞪他,趴在床上…我想,好累吶!還是去洗個澡好了。

起身我走進浴,室心想著趕快沖個澡好躺回軟綿綿的床上睡我的大頭覺!轉開水龍頭後發現-沒有水!!供水系統壞了嗎?

我打了打水龍頭水還是沒有出來,看來只能跟學長或是安因借浴室了…跟安因借好了,免的又要被學長巴頭,我拿著盥洗用具走向安因的房間。

「賽塔…等等…別…」 我站在安因房門前準備要敲門卻聽到裡頭傳來……的聲音嚇的我趕緊跑回自己的房間…呃!我看我還是去跟學長借好了。

我緩慢的移動到學長房間門口,學長在嗎?會不會又去出任務了?火星人果然都不一樣耶!都不用休息…照慣例、我先在學長房間門前做腦部運動。

門『啪!!』的一聲被打開,走出來的是紅眼兔子魔王!

「褚、你找死嗎?你說誰是魔王?」學長用殺人般的兔子眼瞪我…

『啪!』

對不起我不應該腦殘的…

「不是要借浴室?」學長挑眉看我,站到一旁讓出一條走道。

「阿!對…」我回過神來趕緊走進學長的房間,是說…學長浴室有水嗎?還是只有我的壞了?

「我去幫你看看。」學長說完就走出了房間。

「喔…」真希望早點修好…還是先來洗個熱水澡好了,踏進學長的浴室轉開水龍頭,我摸摸流出來的熱水,呼~果然舒服!

 


 黑館的供水系統壞了?怎麼可能…想也知道是某黑袍的傑作…冰炎踏進褚冥漾的房間,好奇的想看看,到底是甚麼東西可以讓他的帶導學弟變成這副模樣。

 雪野家的小朋友和賽塔都說原因是出在浴室,只不過是換個人偶能差那麼多?

冰炎打開浴室的門後,愣住了…

這、這是什麼?

 面對門口的鏡子裡出現的是…正在脫衣服準備要洗澡的褚冥漾!

浴室裡的熱氣把褚冥漾白皙的肌膚蒸成了粉紅色,臉上也泛著不自然的紅暈、小嘴哈著氣正努力的脫掉卡在頭上的衣服。

 冰炎看著鏡子裡的褚冥漾,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原來是這樣!難怪褚看到自己要逃了!想必自己一定是被隔壁正在洗澡的小鬼看了個精光…這筆帳一定要算個清楚才行吶!當冰炎這麼想時此時的褚冥漾打了一個噴嚏…

「奇怪?水不會很冷阿!」我摸了摸發紅的鼻子,繼續把我的褲子脫掉…

冰炎看著褚冥漾接下來動作,掛在嘴邊的笑容越來越深,心裡似乎在盤算些什麼…在鏡子裡頭,褚冥漾正以緩慢的速度拉下褲子上的拉鍊,手在白皙平坦的小腹上來回游移著,引的冰炎直吞口水…拉下長褲後接下來是內褲…

我把身體整個浸到水裡,呼~好舒服喔!輕輕的吐出一口長氣,果然還是熱水澡讚!往身體上抹沐浴乳…是草莓味的!問我為甚麼是草莓?…因為它使我想起某個人…哈哈!還是趕快洗澡!我用力的往自己身上搓泡泡。

這笨蛋一定又想到了什麼,玩味的盯著鏡子…冰炎實在想不透為甚麼有人可以三秒臉紅,這算世界奇觀吧?

 眼前的妖師小學弟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站了起來又馬上坐下露出一副懊惱的神情,往自己所在的方向瞄了一眼…哈!這笨蛋終於想起來了…冰炎帶著壞心的笑容離開浴室走回自己的房間。

哇!完了…褚冥漾心想,他居然忘記浴室鏡子的事,學長剛說要幫自己看看那就一定會進浴室,然後就會看到那面鏡子,那一定會發現…該怎麼辦才好啦!這次小命不保一定會被種在黑管當裝飾的!完蛋了啦!等等…以學長的想法,他發現以後一定會往這邊來,一定要先鎖門才行…對了、還要下結界與言靈才行!

想到這裡褚冥漾又站了起來準備衝去鎖門,沒想到門卻開了只好趕緊又坐回水中。

「褚、你認為你做這些對我有用嗎?」冰炎倚在門口對褚冥漾說。

「呃、沒用。」學長可是萬能的黑袍大人,這點小小言靈與結界怎麼可能阻擋的了。

「哼!知道就好!」學長他老大似乎是很滿意我的答案。

「褚、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似乎還欠我ㄧ個解釋。」學長露出一個可以迷死一堆女生的微笑…我知道我完了,因為學長正散發出一種你敢不解釋就把你種在這裡黑氣來…

「哈哈…有嗎?」有這麼一回事?我歪歪腦袋打算就這麼矇混過去,顯然他老大並不打算放過我…

「你敢這麼混過去你就死定了!」學長低聲警告我,手中拿著的爆符飄了飄,學長你是什麼時候把爆符拿出來的?…

 紅眼瞪著我,好啦!我說就是了,是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沒想到賽塔會換那種鏡子嘛!而且學長的身材那麼好,不看白不看…

「所以你就看了?」

對阿!學長的身材真的好好喔!又有腹肌、跟我的比起來整個就是差很多…

「那你是不是應該表示些什麼?」

什麼?表示些什麼東西?

「褚、有沒有聽過使用者付費?」

有阿!那又跟這個有甚麼關係?

「那你是不是該付出一點甚麼代價來補償我?」冰炎笑著往浴池逼近,這時咱們呆呆的小妖師才發覺不太對勁。

等等、學長你該不會是要…我還在洗澡阿!

「沒錯!就是你想的那樣…現在,我要跟你領取代價了!」冰炎脫下衣物踏進浴池,緊緊扣住想趁機逃跑的小學弟的腰。

「不~~!!」我慘叫…

之後、低喘聲混合著嬌吟從某黑袍的浴室傳出…久久未停。

 

  

               


fin.


评论(4)
热度(20)

© 是Y子不是矮子!! | Powered by LOFTER